【原创】[剑三+斗罗]目标穿回唐家堡

文章关键词:

qg777官网,剑三斗罗之七秀坊主受

  • 作者: qg777官网   来源:http://www.qiandaijiaa.com    栏目:qg777官网    日期:2019-02-28
  •   唐家堡那么好,有那么多师兄师姐宠着他,还有很多可爱的滚滚可以喂,他为什么要想不开穿到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那不是自找罪受吗?

      莫名其妙地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然后又莫名其妙地再次换了个地图,接着莫名其妙地任务失败,最后被一个不知道什么鬼但据系统说是空间裂缝的东西拖进第三个不是唐家堡的世界。

      1.本文主受,1V1,斗罗大陆主角唐三X基三唐家堡土著唐无越,攻受属性的话大概是温文尔雅攻X天然呆蠢萌受(?);

      唐无越整了整之前惊吓过度的表情,重新摆起一副冷酷的冰山脸。这是堡里一个师兄教给他的,输人不输阵,要从气势,啊不,表情上压倒对手!

      和那些玩家们基本固定的隐身时间不同,他们这些身为NPC的,能够隐身的时间由练习的熟练度及等级的高低决定。唐无越的等级是84级,加上平日里的多次练习,目前的他已经可以隐身十分钟以上,虽然不及明教弟子几乎无限的隐身时间,但也算不错了。

      任务目标穿着一身灰衣,胸口还有一个大大的“唐”字,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装饰或是花纹,看起来朴素之极,和他们大唐的江湖人繁复到华丽的衣饰一点都不一样。再往上就看到了这个叫唐三的任务目标的脸,嗯,长得还可以嘛,俊眉秀目的,颜值虽然比不上他但也可以说得上帅气了,就是有点眼熟……

      啊咧,这不是那位在竹林里碰到被他当成擅闯唐门者询问目的接着把他拽出去又被怪物撞飞的仁兄么?他这么也来啦,还成了任务目标?

      任务目标果然如他所愿地收回了目光,接着他就看到任务目标身姿轻盈地掠到了他身旁不远处,停在悬崖边缘。最后,面对着悬崖边吹来的凛冽的山风,表情几度变化后定格在释然上,苦涩地自言自语:“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唐无越带着一种神奇的表情看着他的任务目标,正在感叹的唐三莫名了抖了抖,再次疑惑地扫了眼唐无越所在的地方。

      他看向了唐三身后,发现有十几条白色的身影正快速往这边过来。NPC特有的查看人物等级及血蓝条的功能居然还在,他发现自己能够看透这些人的等级。

      奇怪,他看得透这些人,为什么看不透任务目标……是因为他是任务目标,还是因为他的等级比自己高?

      唐无越一边疑惑着,一边看着这些白色身影来到他的任务目标身后,哦不,他的任务目标转过身了,现在应该是面前了。这十几个,确切地说是十七个人看起来都年纪不轻,最小的至少也有四十岁,而任务目标倒是比他们年轻了不少,看上去只有近三十岁的样子。

      在场十九个人僵持着。唐无越隐于一旁,在场众人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十七个白衣人紧紧地盯着唐三,目露戒备之色;而唐三只自顾自地从怀里取出三枚金红色巴掌大小看着像是莲花花苞的东西,放在了前方的空地上,然后摆出了欣慰的笑容开始说话。

      “我知道,偷入内门,偷学本门绝学罪不可恕,门规所不容。但唐三可以对天发誓,绝未将偷学到的任何一点本门绝学泄露与外界。我说这些,并不是希望得到长老们的宽容,只是想告诉长老们,唐三从未忘本。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

      唐三说了很长一段话,话语里的意味很复杂,有激动,有欣慰,有感叹,甚至有那么点不易察觉的悲伤和愤慨,但最后,都化为了归于一切的平静。

      哦,原来这些老头是长老啊,哪个门派居然有这么多长老,真神奇,他们讨论本门大事的时候不会吵翻天吗?纯阳宫貌似都没这么多吧?

      唐无越边听边吐槽,还不忘观察任务目标的表情。嗯,看着眼眶红了,像是要哭的样子,看来很难过啊。

      那边沉默着不说话,唐三就又开口了,不仅开口了还扯了个阳光明媚的笑:“唐三的一切都是唐门给的,不论是生命还是所拥有的能力,都是唐门所赋予,不论什么时候,唐三生是唐门的人,死是唐门的鬼。我知道,长老们是不会允许我一个触犯门规的外门弟子尸体留在唐门的,既然如此,就让我骨化于这巴蜀自然之中吧。”

      唐无越被唐三的话吓到,几乎要掩不住自己实质化的惊悚,差点隐藏不住身形暴露出来。还没等他从这个晴天霹雳中醒过神来,真正晴天霹雳一样的声音就炸响了。

      众长老齐齐后退且震惊地看着唐三,唐无越也用复杂的目光盯着他。或许是因为看着他的人太多,唐三这次居然没往他在的地方看过来,只再次灿烂地笑了:“赤裸而来,赤裸而去,佛怒唐莲算是唐三最后留给本门的礼物。现在,除了我这个人以外,我再没有带走唐门任何东西,秘籍都在我房间门内第一块砖下。唐三现在就将一切都还给唐门。”

      唐无越觉得自己已经无力吐槽了,既然是本门绝学,被盗的第一时间就应该被发现啊,怎么会让人家学有所成后才来追捕?都说了是本门绝学,防守就这么松吗,居然随随便便一个外门弟子都能拿得到!

      到底是他的任务目标太强还是你们太弱啊!既然这样你们还做什么长老啊,为了唐门好趁早下来不、行、吗!

      接着就是任务目标发神经一样的大笑和唐门长老为首那个迟来的挽留,这次唐无越没有吐槽,任务目标都跳下去了,他再不救人任务就别想完成了好吗。

      唐门的浮光掠影虽然可以完全掩盖身形和气息,但如果有大动作确是怎么也藏不住的,比如快跑、跳跃,再比如使用飞鸢。

      可唐无越之前确实是无声无息,所以当他突然出现的时候,这些唐门的长老是吓了一跳的,并且他们立刻开始思考这个人是谁如何凭空出现的究竟有什么目的。

      唐大先生沉默了一瞬,叹息道:“唐三的天赋之高我平生仅见,他是两百年来,本门最出色的天才。或许我们都错了,就在前一刻,我们竟然眼睁睁地看着唐门再次辉煌的机会从眼前溜走。你们什么都不用说了,传我令谕,鬼见愁下寻觅唐三,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同时,从这一刻开始,唐三晋升为本门内门弟子,如果他还活着,将是我这掌门之位唯一的继承人选。”

      却说跟着唐三跳下去的唐无越,他只晚了任务目标一步,两人之前却差了足有五六米,且随着他的不下落这个距离还在拉大。他浮在半空中看到任务目标的表情,惊讶中混着了然的。

      难道之前看过来的那两眼他是发现我了?不应该呀,我明明藏得那么好……唐无越有些郁闷地想着,郁闷归郁闷,他可没耽误,在看到他们距离拉大的第一时间就收起了飞鸢,然后手脚并用努力地靠近他的任务目标。

      “公子有这个能力不妨自去救更多需要救的人,在下只是个一心求死的叛徒,不值得公子如此。”唐三微微一笑,当真是温温君子谦谦如玉,可惜那被急速下落的气流刮得乱七八糟糊一脸的头发实在是大大降低了这笑容的杀伤力。

      加上唐无越经历过来唐家堡切磋机关术的万花弟子那面善心黑一边温柔地笑一边下狠手阴人的深刻记忆的洗礼,对这种类型的防御力奇高,自然无视了唐三,努力靠近点就再次伸手去捞。

      这次捞的是头发,人能控制自己的手臂总不能控制自己的头发吧,即使事后唐三可能会头发一把一把掉,直到变成少林和尚那样的光头,可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唐无越呆了一秒,然后就想拿出飞鸢展开来自救,可就是这一秒让他落到了刚刚唐三落到的地方,和唐三一样,唐无越也消失了。

      什……什么穿越?唐无越茫然地看着自己落到一片看似没有任何异常的空气中,然后是熟悉的晕眩感和眼前一阵阵发黑,晕过去之前,唐无越只有一个想法。

      唐无越转头看向四周,果然都是空气,入目所及没有任何像是山石的存在。再往下看,唐无越看到了一片起伏的小山坡,稍远点的地方有一小片建筑,粗粗看来简陋得很,应该是村庄之类。他的正下方正对着其中一个稍微高点的山坡的顶部,上面好像有……一个人影?

      更何况这里没有万花的医师也没有七秀坊的小姐姐更没有五毒和长歌,摔断腿就接不回去了,他才不要像堡主一样坐一辈子轮椅呢!

      努力把手从如今对他来说过于宽大的衣服里挣扎出来,唐无越从梨绒落绢包里拿出他的飞鸢,麻利地展开。

      唐无越也顾不得把飞鸢收回去,就浑身瘫软地倒在地上休息。刚才那一番惊险实在是太耗费心神和体力了,如今的他一朝变小成了个六岁的小孩子,根本支持不住这样的消耗。

      他说的什么?唐无越一脸懵逼,这语言真是太神奇了,居然和他之前接触过的所有语言都不一样!不是他们家乡那边特有的语言也不是五毒教说的苗语更不是官话,甚至连明教的波斯语都不一样!难道,难道他来了一个神奇的世界?

      唐无越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把飞鸢放回梨绒落绢包,然后好奇地问道:“你说的是哪边的语言,为什么我听不懂?”

      这话一出口,他就看到对面的人脸色迅速地变了,接着就是他听得懂的话:“你是谁,为什么会说这种语言?你不是斗罗大陆的人对不对,你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我当然会说这种语言啊,我们唐家堡早就普及官话了好不好!”唐无越只觉得莫名其妙,“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总之跳崖救个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晕了过去,再睁眼就在空中了,不仅在空中还变成了这副鬼样子。”

      说着,他抬了抬自己缩水了不知道多少的手,颇有几分惆怅地叹了口气:“要不是我飞鸢驾驭技术好,早就摔断腿了。”

      这可是真心实意的惆怅,他还想回去唐家堡呢,可系统迟迟没动静,他自己又不知道怎么回,看来是没希望了。

      “唐家堡?”小孩迅速激动了起来,“你是唐家堡的弟子?据我所知,我们唐门两百年前就叫唐家堡!”

      “两百年前?”唐无越也被激起了好奇心,“你是唐门的人?可是我刚刚在空中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唐家堡的建筑啊,倒是不远处有个小村子……”

      说到这里,不知想到了什么可怕的可能性,他的表情突然惊恐了起来:“你不要跟我说那个又破又烂的村子就是两百年后的唐家堡!你别吓我,唐家堡怎么可能没落到那种程度!”

      “不是不是,我是说我原来的那个世界,这里是斗罗大陆,是没有唐门存在的。”小孩连忙摆手否认,“你之前说跳崖要救的人就是我,我在空中降落着不知道怎么就晕了过去,再醒来就在这个世界母亲的肚子里了,然后我就出生了。”

      “你才刚来到这个世界吗?我已经来到这里五年多了,这里叫斗罗大陆,人们说的语言和我们世界的语言不一样,我花了近一年的时间才学会它呢。这个世界很奇怪,每个人都有一种叫武魂的东西,但却没有我们那里的武功。武魂可以是动物也可以是植物、器物,其中极少一部分人的武魂可以修炼,这些人形成了一个职业,叫做魂师。”

      唐三说着,突然露出了一种有点期待又有点好奇的神色,“不知道我的武魂究竟是什么,可不可以修炼?我修炼的玄天功到现在都停留在第一重没能更进一步,但我总觉得,这种现象或许和这个世界特有的武魂有关,一切等到我六岁觉醒武魂的时候就知道了。”

      唐三迫不及待地跟这个可能和他来自同一世界的人讲述着他这些年来了解的有关这个世界的一切,平日里话不算少的唐无越却始终没有插话,这是有原因的。

      【叮,宿主初步了解新任务世界,奖励神赐魂环×1,唐门入门套(120cm,20㎏上下可使用)×1,奖励已放入梨绒落绢包,请宿主注意查收。】

      【叮,恭喜宿主触发主线任务“觉醒”,任务要求确保任务目标顺利觉醒武魂。完成任务奖励大唐地图碎片×1,失败则宿主等级永久冻结。友情提示,宿主如今衣不蔽体,请尽快换上衣物以免影响市容。】

      “……两百年前的唐家堡是什么样的?那个时候唐门一定很辉煌吧,现在的唐门都逐渐没落了,虽然还算是江湖的大门派之一,但却一日日地走着下坡路……前辈你可以跟我讲讲两百年前唐家堡的事吗?前辈,前辈你怎么啦?”唐三说完这个世界的时就又把话题转回了唐门,见唐无越只愣愣地也不说话,不禁有点担心。

      “啊?哦,讲唐家堡的事啊,当然可以……等等,你刚叫我前辈?”唐无越回过神,突然发现唐三话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问题大了!”唐无越气呼呼地瞪着唐三,“我今年才十六!你前世的年纪比我还大好不好,居然叫我前辈!我都被你叫老了!”

      唐三顿时哑口无言,难道被一个大自己那么多的人叫前辈一般人的反应不应该是自豪吗,而且辈分和年纪有什么关系:“可是……”

      “我不管!我叫唐无越,你叫我全名或者是叫无越都可以,甚至叫我小名越越也行,就是不能叫前辈!现在,你,转过身去。”唐无越一手扯着自己掉下来的衣服站了起来,一手推了唐三一把,“我要换衣服了,你不准偷看!”

      唐无越丢下手中的衣服,从衣服内部贴近胸口的暗袋里翻出个蓝色锦囊样,上面绣有金色花纹的布包,正是梨绒落绢包。接着他又摘下了他的千机匣,这才把这身近期内绝对穿不了的衣服丢回梨绒落绢包的最底部,然后拿出了系统奖励的入门套。

      叹了口气套上衣服,然后把千机匣和梨绒落绢包挂在身上,唐无越突然有点不爽。好不容易长到十六岁就要有师兄高了,结果一朝又回到了小豆丁时代,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想到这个更心塞,他辛辛苦苦练起来的等级啊啊啊!又得重练了,为什么他们NPC就不能像玩家那样轻轻松松打怪做任务升级,而是要一点一点靠自己修炼啊!明明天罗诡道才是内功好吗,他一个单修惊羽诀的练什么内力,可是不练就升不了级……

      不过想想任务目标他就又觉得自己被治愈了,这位更惨哎,居然成了个婴儿还要从娘肚子里生出来,哈哈,不如改天问问他滋味怎么样?

      “我换好了,你转过来吧。”唐无越拍了拍唐三的肩膀,“我现在可是无家可归啦,这个世界的语言我也不懂,我能不能暂时先跟着你,去你家住一段时间?”

      虽然他自认自己一个人也能生存下来啦,可靠近任务目标才能更好地完成任务不是么?他才不要永远10级呢!

      “当然可以,爸爸一定会同意的!”唐三看起来很高兴地点了点头,抓起唐无越的手就往山下跑,“走,我带你去我家!”

      “嘿嘿,爸,爸爸,早啊。”唐三一踏进家门就看见了坐在桌边喝粥的唐昊,不由有种偷溜出门结果被家长抓包的心虚感。

      唐昊喝完碗里的粥,抬起头看向唐三,发现他身边竟然跟着另外一人时眼中不禁闪过淡淡的讶异。不过他没说什么,只扫了眼他们牵在一起的手,淡淡地问道:“小三,早晨你干什么去了?”

      唐三颇有几分尴尬地放下了还抓着唐无越手腕的手:“那个,我出去锻炼身体了,每天早晨我都会出去跑跑,不过今天碰到了小越,所以才回来得晚了些……”

      “小越?就是你身边那个孩子?”唐昊看向唐无越,眼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怀疑和防备。这个孩子看起来不简单,会不会是……

      “对啊,他叫唐无越,是我刚刚认识的朋友!爸爸,小越他失忆了,连话都不会说,很可怜的!现在他没有地方可以去,让他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可以吗?”

      唐三很期待地看着唐昊,他知道自己目前只是个甚至不满六岁的孩子,连负担自己的生活都成问题,更何况再加上另一个人?可是唐无越是和他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人,他已经是他和前世唯一的联系了,他真的很想他留下来……

      “你的朋友?”唐昊再次扫了唐无越一眼,小三年纪还小,容易被欺骗,他这个做爸爸的却不能还像小孩子一样糊涂。若这个孩子只是碰巧被小三遇上并带了回来还好,可要是别有目的……小三是他和阿银唯一的孩子,他不能冒这个险。

      一句不行到了嘴边,刚想说出来,可看到唐三期盼中还带着坚定的眼神,他又不确定自己到底要不要拒绝了。小三从小就懂事,可却未免太不合群,这个叫唐无越的是小三的第一个朋友,对他的意义不可谓不重大。如果他现在就这么要求两人断了联系,小三就算嘴上不说,心中也未免会对他心生嫌隙,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小越,爸爸同意你留下来了!”唐昊一走,唐三就很高兴地抓住了唐无越的手,压低了声音激动道,“以后你就在我家住下了,我家没有多余的房间,你晚上和我一起睡好吗?对了,你还没吃早饭吧,要不要喝完粥?”

      唐无越瞟了眼前边桌子上那稀得几乎只有几粒米的粥,果断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还不饿。寄人篱下不好白吃白喝,我没有这个世界的钱币,但辨认可食用的野菜我自认还是有几分心得的,以前做任务没粮了在野外找吃的也不是没摘过野菜。现在离中午还有段时间,不如我出去找找有没有能吃的野菜吧,或者打点猎物回来,也算是报答你的收留之恩。”

      唐三见他执意如此也就不挽留了,只嘱咐了一句“一定要多加小心,你现在是小孩子,武艺肯定不如从前,切不可大意。”,就走到桌边端起他自己的碗喝粥了。

      这可是爸爸亲手给他盛的粥啊!自从四岁他自己做饭后唐昊就再没有给他做过饭了,今天早晨的粥虽然不是唐昊做的但也是他亲手盛的,喝起来似乎都比往日的香甜几分。

      等级本就降低了70级,更是莫名其妙被压制到了10级的唐无越没能感觉到尾随在他身后的唐昊,而系统向来只提示任务目标的行踪,任务目标的爸爸它是不会管的,所以唐无越完全没有发觉。

      就这样一个走一个跟,两人来到了唐三平时练功的地方。唐无越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不远处有块挺高的大石头,就走过去坐在石头下,然后从梨绒落绢包里拿出了那枚神赐魂环。

      唐昊为了避免惊动跟踪的人所以站在了稍远的地方,他没有看清楚唐无越凭空取出神赐魂环的动作,却看到了他接下来的举动。

      似乎是觉得附近不会有人,唐无越把神赐魂环举起来对着阳光照了照。这东西看着像银水晶似的,还散着淡淡的光芒,就是不很剔透,里边飘着片雾气,不过很好看就是了。

      也没啥特别的嘛,唐无越撇了撇嘴缩回手,啧,他还以为名字里带个神能有多高大上呢,结果也就那样。

      神赐魂环见也见识过了,就差赶紧吸收掉恢复14级了,嘛,虽然14级也不算啥高等级,但比10级总要好。

      【宿主捏碎即可使用。友情提示,坚持得越久获得魂环品质越好,对宿主自身身体素质加成也越大哟。】

      哦,原来捏碎就成了啊。唐无越好奇地捏了捏,还以为有多坚硬呢,结果居然一捏就碎。外面包裹的外壳碎裂之后,里面那片银色的光雾就飘了出来,之前看着小小一片,现在看来居然出奇地大,一下子就把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了里面。

      虽说是雾气,可看起来和光差不多,远远地看过来可不就是一片银光嘛!所以,十米外观望的唐昊森森地震惊了,然后华丽丽地误会了。

      没错!看到这样自行产生魂环的过程,唐昊他误以为唐无越是只刚刚化形不久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掩饰了自身气息的十万年魂兽了!

      明天就坐火车去杭州了,站票,预计又是一个不眠夜,所以,决定了,我要睡一天,谁也别拦我!所以可能更不了文了,不过明天在火车上我会码字的,就是要后天白天到杭州才能发出来了……

      emmm,中考成绩出来了,还行吧,609,不好不坏,其实我觉得会这样主要是因为快中考那段时间太浪……咳

      随着银色的光雾弥漫而开,唐无越几乎是瞬间就感受到了仿佛将人的骨头一寸寸捏碎般的剧烈痛苦。他的眼睛本来是睁开的,可在这种痛楚下,他却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他怕自己再没有眨眼的余力,人若是一分钟不眨眼,甚至是两分钟都还能勉强支持,可要是十分钟、一小时还迟迟不眨眼的话,眼睛迟早要废。

      很痛,比他以往所受的任何一次伤都要痛。毕竟他才十六岁,唐门就算是个刺客世家,经常会有危险的任务,也是要爱惜羽翼的。年纪尚浅的弟子根本不被允许接那种几可致命的任务,凭他们的功力也根本就没这个能力。

      他是个很怕痛的人。唐门有两种心法,惊羽诀和天罗诡道,天罗诡道比惊羽诀稍强,两者各有千秋。大多数唐门弟子为了追求强大的攻击力选择了双修,而他却选择了单修惊羽。其中原因种种不一而足,但最主要的因素,还是他怕痛。

      众所周知,唐门天罗诡道心法下几乎所有招式都带有毒性内功伤害,原因是修炼天罗诡道的弟子本就拥有毒性内功。

      人体不可能天生带有毒素,这内功中的毒自然是后天形成的。唐门有一套密不外传的药浴配方,这方子对人的身体无害,只会让内力中带上霸道的毒性,只要原本内力属中正平和类,几乎有百分百的成功率。它是几乎堪称完美的配方,之所以说是几乎,是因为使用它的人需要承受难以想象的痛楚。

      唐无越并不是在唐家堡出生的,他幼时流落在外,直到六岁才被找了回来。实际上他是个神经很粗的人,记性更是不好,经常丢三落四的,小时候的事自然是不记得多少,对那些流浪的苦日子也没了什么印象。

      那个乞丐已经很老了,据他偶尔喝醉酒没有打人时候的吹嘘中可以知道他少说也有五十多岁。老乞丐不强壮,反而又干又瘦,脊背深深地佝偻了下来,看起来苍老而弱不禁风。

      他也没有习武,就连一点点粗浅的武艺也不曾学习过,但打起人来却是极有力的,至少那时饿得面黄肌瘦只有三四岁的唐无越觉得,那雨点般打在身上的拳头疼得他有很多个瞬间几乎想死。

      到底是命大,他不仅没有死,还活到了六岁平平安安地被找来的唐门弟子接回了唐家堡,拜了唐门四老之一为师。

      就算时常吃不饱饭瘦得几乎脱了形,就算身上的伤深深浅浅时重时轻但从来没消下去过,他还是活下来了。

      尽管他们从来不提他小时候的事就怕勾起他的伤心事,也不说让他去修炼天罗诡道只一个个拍着胸脯表示拼了命也要护好小师弟,即使后来唐家堡也收了新弟子他们都有了新的师弟,他得到的关心也是最多的。

      那些逢年过节都会记着给他备一份礼物,就算在外任务不便回来也会托人送礼物或日后补上的师兄师姐们啊,真的很可爱。

      看起来蠢萌且胸无大志的唐无越实际上是个挺傲气的人,再怕痛,他迟早有一天也会把天罗诡道练起来的,就算是为了那些时刻担忧他安全的师兄师姐他也会练。

      坐火车做得心力交瘁,这章满了2300就把剩下的发上来,算是昨天的补更。今天的更新可能下午会有也可能晚上会有,不过一定会有的!

      大唐的江湖人对于门派的归属感是很可怕的,就连玩家也一样,很多人一旦加入一个门派就会终生将这个门派看作是自己归宿自己的家,并且对其下意识地维护。

      在极度的痛苦中每一分每一秒仿佛都被无限地拉长了,唐无越恍惚间竟觉得自己好像度过了一生般漫长的时间。他甚至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坚持不住了的,总之最后痛晕过去再醒来,天已经要黑了。

      唐无越有点惊讶,他站起来先是活动了一下手脚,身体盘坐了太长时间没有改变姿势,都有点僵硬了。接下来他又看了看天色,唔,漫天红霞,挺漂亮的,就是现在去打猎物或摘野菜肯定来不及了……

      翻了翻梨绒落绢包只翻出来个昨天早上剩下的肉包子,唐无越也不嫌弃,乐呵呵地三口两口塞了,再翻了翻找到上次做任务杀了却来不及烤着吃的野鸡,就拎着下山往唐三家走了。

      嗯,到时候问起来就说中午在外边吃的,这鸡是剩下的拿回来给他们加餐好了,没错,他真是太机智了~

  • 文章标签: qg777官网
  • 首页
  • qg777官网
  • qg777手机版
  • 钱柜qg777手机官网
  • Tags标签